有意思的东西

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有人催我更新了,我还以为没人看呢。那赶快分享点东西吧。

2009年4月65日,下班后和阿尔弗莱德·李、史蒂文·谢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玩。但是到了之后广场不让进,地下通道往广场的方向都拉了一根绳子,站着两个武警,每人前面有一个灭火器,一根棍子。挺有意思的。我们就顺着大会堂走,看到好多警察叔叔。也看到好多人用不怀好意的表情拍照、摄像什么的。还看到一个老外被盘问了好久,后来又让其换衣服,我远远看到他的背上写着大大的6字和4字。我们觉得广场上没意思就去前门、大栅栏逛了逛,没找到喝扎啤的地方,后来打车去了个什么地方也不清楚,在李先生牛肉面里找到了,聊天到很晚,又走路到了东单,一直走啊走,看到有店开着就去吃点儿,喝点儿,最后天亮了,有了公交车,我们就回家睡觉去了。

不过那天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申明:我分享出来可千万不要乱评论哦,我的博客现流亡在外,万一因为一两篇博客被墙了就麻烦了。

先看个关于伞的视频,伞用英语怎么说呢?对了,umbrella,新概念第一册就有了,很简单的,我们先看一个跟伞有关的视频,这个可以做为大家泛学的资料,能听懂多少就听多少,我也不加文本了:

接着再分享一篇文章,也是在那天发生的事情,比我们的有意思多了。标题是

《小市民奇遇记》

 2009-06-05 14:32:33

昨天是几号啊,昨天是几号啊?已经忘记了,最近记忆力真差,但无论昨天是几号,昨天从下午5点到晚上8点发生在我身上这三个小时的奇遇我大概是忘不掉的了。

北京六月的天气就像一个唐氏综合症儿童的脸,说变就变,4点过半,黯然间,不详的黑云化作狂风和尘土笼罩了北京的街道。这雨却一点也不清爽,反而闷热,压抑,好像一个悲愤的醉鬼,而且有点血腥的臭味。
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走在非机动车道上,脑子里正在琢磨要不要去宣武门外吃碗卤煮还是去新街口吃延吉冷面啊,吃面的对过儿有卖打折的袜子,不过吃卤煮还可以顺便参观参观被拆迁的南城啊……等等,反正都是一些俗人想的俗事。

但,一辆靠站的46路公交车改变了我庸俗的思想,因为上面传出了世界上最优美华丽的旋律————————

“什么什么红旗,(忘了)我为你自豪,为你欢呼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这歌声赶走了卤煮和打折的袜子,也击溃了我庸俗的心。啊,原来这世界上有一个名字比吃喝玩乐更重要,甚至比一个人的生命更重要!这一块普普通通的天 意批发十块一米的红布,画了几个几何符号,居然有此等神奇的魔力!竟然能让一个人开开心心去送死,不,错了,是牺牲。这种魔力不得不另人扼腕,哦不,是幸 福!是感动!

那我也去吧!我也去吧!我也要拜倒在这血一般的图腾下,为它欢呼,为它祝福!告诉它说,您的名字比我的生命 更重要!可是去哪儿找它呢?哦,对了,似乎在大一路公共汽车中间儿有那么一站,叫什么站来着?反正里面住着这么一帮子人,整天干的就是这码子事,每天日出 而作日落而息,跑到马路对面升旗降旗。旗杆下面还有个专门供人们膜拜这种仪式的地方。叫什么什么广场来着?忘了,最近记性太差了。好,那我就去那儿看吧! 让卤煮和延吉冷面见鬼去吧!我要做一个和彭丽媛姐姐一样自豪的人!

于是我趁46路关门的一瞬间跳了上去,可是发现这车不 到什么什么广场,就到西单,算了先坐着吧,再换。反正是空调车。到了西单那堵墙的旁边,我换了地铁,一个卖花的姑娘清秀但脏的脸蛋引起了我的注意,出于同 情和无耻,我买了一只白色的菊花,没想到,这支菊花十分钟后给我带来了一连串滑稽的麻烦。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您衣服上写的是什么字?”一位和蔼的police拦住了我。
“啊?我不知道啊,你看看”我答道。
“哦,没事,走吧”police转身。
那只不过是一件学校发的衬衫,上面的字写的扭曲了一点罢了。不知道他在执行公务的时间怎么会有闲工夫对T恤的设计感兴趣?开小差真不应该啊!

算了,不管他,啊!那就是什么什么广场了吗?真是壮观美丽啊,那块越来越大的黑云可真煞风景,我所爱的旗帜就不远了罢,我带着崇敬走进了广场。

在搜查恐怖分子的小棚子里,我把手上拿的东西—,一本书和一朵白菊花放进了x光机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出口的履带上只有一本书。而菊花竟然消失了!我的乖乖,这竟然是一台魔术机!要么就是里面藏着一个爱吃白菊花的怪兽!

哦,原来只不过是卡在了里面而已,我冒着被辐射的危险伸手进去把白菊花掏了出来,转身就走,却惊然发现,我对面站着四个完全被吓傻了的police和两个什么什么军,一朵花也能杀人吗?还是我长得像本拉登?

“你们有几个人?”一个police走上来问
“啊?您什么意思?”这回换我纳闷儿了,他如何判断出我不是自己来的,他如何做出这个判断的?这不会就是周星驰电影里经常当作笑料的大陆特异功能者吧。
“你们有几个人?你们有几个人?”特异功能者好像死机了。
“我们?没有我们,我就一个人啊”

“拿花做什么?”
“为什么不能拿花?”(我更加困惑了)

“身份证”
“没带”

“请等一下,我们要核实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证号是11……”

我话还没说完,特异功能者竟转身走了,他根本不需要我的身份证号就去核实我的身份了!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大陆特异功能人士!在他离去的当儿,一个穿着和我一样普通但在和什么军聊天的人凑了过来。

“你拿的什么书”
“陀思妥耶夫斯基”

“哪国的,能给我看看吗”普通人很有礼貌的问。
“当然,请”

“哦,(粗粗翻了几页)没事,来广场做什么?”
“看降旗”

“您带白菊花做什么”
“法律禁止人带白菊花进入广场吗”

普通人陷入了沉默,旁边的什么军在努力咬着嘴唇,似乎想笑。

“您做什么工作的”
“无业,您呢,您来旅游的?”

“不是,我在北京工作”
“哦,您在哪儿工作”

普通人指了指x

学校要贪国家救灾的钱,十恶不赦!

    说的是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

    前几天我妹妹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们学校老师找她去说是有好消息。结果这个好消息就是现在需要给学校交将近五千元钱。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汶川地震灾害范围评估结果》中,我们家(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属于5·12大地震的重灾区。点这里查看民政部相关文件。在去年8月份,财政部与教育部联合下发通知《实施地震重灾区困难生特别资助政策》。其中有:

高等教育阶段学生的特别资助政策具体内容主要包括:一是免除学费。在2008年秋季学期至2009年春季学期,对生源地为重灾区的普通高等学校全日制本专科在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费。中央财政对灾区省份高校和接收灾区学生较为集中的其他省份的高校给予补助,补助标准为年生均4200元;其余高等院校免除学费的资金,由学校自行安排。

二是扩大国家助学金资助面。对生源地为地震重灾区的普通高等学校全日制本专科在校生,国家助学金政策覆盖面扩大到70%,平均补助标准仍为年生均2000元。新增资金由中央财政全部负担。各高等院校可根据情况,自行发放特殊困难补助。

    去年开学的时候,我妹妹的学校(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没有收学费。结果现在这个风头好像已经过了,学校又开始要钱了。为什么告诉我妹妹是好消息呢?他们的说法是,学校决定减免重灾区学生两千元钱的学费,现在只需要补交剩余的学费就行了,大约有五千块钱。我现在就能想像到,他们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在淫笑。国家把钱拨给他们了,贪走了不说,还要在学生这里再收一笔,这如意算盘打的!

    我让我妹妹问为什么,不是有通知说要减免学费吗。校方的回答是他们是独立学院,国家不给拨钱。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还是很讲理的。不会乱猜测。所以就专门查了查什么是独立学院。在教育部的网站上,我了解到,所谓独立学院就是由普通高校按照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的相对独立的二级学院”,简称独立学院。它是由普通本科高校与社会力量合作所开办的教育机构。

    我就想,有可能学校说的是实情。但是有一点不清楚,就是上面所提到的那个通知中没有说所谓的独立院校是否包括在内。并且让我觉得怀疑的是,为什么去年开学的时候可以不收学费,而现在突然又要收了?

    带着这个疑问,我就直接给教育部打了电话。最终得到了确切的答复:独立学院是包含在内的,并且国家已经把钱拨下去了。学校这样做肯定是不对的,可以先打电话给重庆市教委,如果那边不解决的话,再给教育部打一次电话来解决。

    这下心里就有底了,有教育部的这句话,底气就更足了。我让我妹妹明天把两个资料打印出来去找学校,如果他们还执迷不悟的话,就打电话给重庆市教委。如果还制不了这些人的话,还有教育部。虽说只是几千块钱,并且她的一些同学都已经交了,但我是不允许被这些没良心的人欺负的。作为一个大学,为了钱连灾区人民都不放过,良心被狗吞了!如果我会说脏话的话,我会用最恶毒的话来诅咒这种人!

走了,走好!

 

 

 

 

 

 

 

 

对这个字最早的记忆就是小时候我住的房子隔壁工商局的门上不知道谁写了这么一个字。我小时候住的房子是在马路边上的大概四、五层高的一长排楼的二楼,工商局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同一层还有110报警处,所以我对穿制服的人习以为常了。觉得他们人也不错,经常会逗我们玩。看到他们抓人的时候还觉得挺厉害的。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记忆中好像只要穿制服的都可以抓人,因此我的思想中也没有去区分警察、收税的、城管、保安等等的。我记得工商局的人每过几天都会从市场抓人回来,把人家的秤给没收了,然后有的人会又骂又在地上打滚,有的会低着头不说话,有的会笑嘻嘻的一直求工商局的人饶了他。

看到我们家“屁民”们同武警打斗的场面,我不由得回想起来小时候隔壁工商局的和110的那些人,觉得他们都挺好的啊,有时候还会去我们家玩。我潜意识中觉 得武警也和他们一样的,平常生活中大家都很融洽。但到了那些关键时刻,人们好像一下子就变了,界线变得那么清晰。我住过的那排楼房前几年已经拆了,觉得警 民鱼水的生活只能保留在我童年的记忆中了。

小时候看到工商局的门上写着这么一个字一直不明白,我还以为是他们写了错别字。我一直猜测的是他们可能想写“遵守法律”,结果写第一个字的时候写错了就不想写了。直到学校里学了这个字之后才认识。但也没有去多想。

这个字念diàn,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用祭品向死者致祭,第二个是:使稳固;建立。不明白这两个意思之间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说:因为有人死了,牺牲了,所以他给我们新的起点,让我们去建立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