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untu下修改hosts解决xmarks被墙

我就不骂闲街了,大家都明白,骂了也没用。

刚升级ubuntu9.10不久,不能用xmarks真让人恼火,下面是解决办法:

#sudo gedit /etc/hosts

然后再加入下面的IP,保存即可。

#xmarks
64.147.188.86 www.xmarks.com
64.147.188.92 api.xmarks.com
64.147.188.89 login.xmarks.com
64.147.188.87 sync.xmarks.com
64.147.188.86 static.xmarks.com
64.147.188.86 download.xmarks.com
64.147.188.86 my.xmarks.com

如果还不行就在xmarks的设置里选高级,再选择“全部加密”,接着应该就可以同步了。

[摘选]培训市场要健康发展不仅靠资本,更要遵循教育行业自身规律

“选择培训是购买服务的过程,更是对自己职业发展的一种投资。”浙江省教科院院长方展画指出,教育培训市场要健康有序发展,必须真正从提高学生能力、素质出发,不要夹杂着非正当的利益,甚至欺骗误导学生。

据了解,中国教育培训领域最早起步于公办高校剩余教育资源的利用与发掘。改革开放以来,肇始于出国潮、学历热、考试热等市场需求情势之下,很多公办高等院校从培养公费出国语言类能力入手,开始了中国教育培训的起始阶段。很多中国知名高等院校成立的继续教育学院,以及后来规模越来越大的各级网络学院,通过各种垄断的学历颁发等手段进行各种配套培训课程,也是公办教育资源涉足教育培训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20世纪80年代初期,鼓励社会力量办学的短暂政策空间,使得很多社会机构都热衷于兴办各种类型的学校,其核心业务就是以职业技能短期培训为主。随着政府政策的逐步调整,这些学校最终拆分归口于各级政府统一管理。90年代中期之后,重新恢复的出国留学热潮,催生了一些私立教育培训集团,它们改变了中国教育培训领域的利益格局,并最终推动了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的管理标准、教学标准和服务标准的提升。

“虽然近年来高层次的培训有了很大发展,但目前中国培训市场上,中、低层次的培训仍然是主流。”教育部职成司张志坤处长说。据了解,中国每年有将近 1亿人参加各式各样的培训,其中近80%的人参加的仍是工作技能等方面的中、低层次培训。每年有将近1000万人参加会计、烹调、美容美发等方面的培训。

“面对这么好的市场需求,应该好好管理和规范。培训机构自身应加强行业自律,首先要为学员提供高质量的教学服务,同时注意职业技能培训如何适销对路的问题。”张大力说,目前的情况是有的学员想学的内容没有,而现有的专业又离现实需求有差距,学校在培训过程中能不能真正地把实战型的技能传授给学员。

据介绍,教育部已商24个部委局和一些成熟培训机构的专家,正在研究制定教育培训服务的国家标准。该标准已经获得国家标准委同意,列入《全国服务业标准(2009—2013)发展规划》。下一步将成立教育培训服务国家标准化委员会,按照标准对各种培训机构进行质量评估,定期公布评估结果,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教育行业有一些自身的规律,教育培训的发展其实并不仅靠资本,可能要靠更多的东西。当前中国教育培训业的发展不均衡,优质品牌寥寥无几,大量的培训机构没有准确的市场地位和战略目标。”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别敦荣教授表示,到目前为止,大多培训机构没有自己的核心力量,缺少课程研发力量和专职培训师,培训机构实际上只起中介作用:从客户那里得到了培训需求之后,到社会上去找培训师。这样的低投入导致低产出,培训质量理所当然会变得越来越坏。

中国最成功的教育培训机构——新东方以“成功学”口号而超越了培训本身,影响了一代青年人的生活和信念。这样的机构在上市后是否还能保持成长期的理念?如果教育培训创业家仅仅是资本迷醉的幻想家,忘记基本的教育理念,那么中国的教育培训行业将会走向何方?这不得不令人深思。 (记者 倪光辉)

北京:“瑞来”语言培训点人去楼空

“我刚交了钱,一节课还没上呢就关了。”昨天,瑞来语言培训中心的国贸分校已是一把铁将军把门,近30名学生们聚集门外。由于几天前国贸分校和望京分校突 然人去楼空,担心自己上当受骗的学生们遂相约一同去公安机关报案。而记者试图拨打瑞来相关的联系电话,全部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记者探访

分校大门上锁 学生相约报案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瑞来国贸分校看到,位于穿堂右侧的玻璃门上已是一把铁锁把门。门上贴着两张通知,一张是 “由于内部供暖系统发生故障,因此10月19日、20日休息两天,21日照常开放”。另一张落款时间为21日的通知则写明:“因资金周转问题,校区临时关 闭,具体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我们要去报案!”在前台处,聚集着近30名学生。其中的宋先生告诉记者,瑞来在北京共有三个分校,分别位于国贸、望京和海淀。他在国贸分校交了 17000元学费,可只上了30多节课,还有200节课没上。前天他来学校上课,却发现校门已锁,随后他得知另一个分校也如此。“还有交了钱一节课没来得 及上的。”他说,昨天愤怒的学生们相约来到这里,一起前往公安机关报案。记者了解到,到现场的学生交纳的学费基本都在万元左右,都是到学校把钱交给顾问, 而这些顾问或早已离职,或手机关机。

学校外教

已遭工资拖欠 学校称会再开

昨天,一位外教也到达现场。他表示,学校拖欠了他工资,但他曾于几天前接到学校通知,告知学校还会再开放,昨天距这个期限还有两天,所以他还会再坚持两天。他表示,他只能通过电子邮件来跟总部联系,其他情况则不便透露。

“前天他们还发短信告诉我说老板会打钱。”昨天,在大批学生前往公安机关报案后,又陆续有学生来到国贸分校,得知情况后都大呼上当。其中一位 中年女士告诉记者,瑞来为外教和学生租了许多公寓,她的公寓就租给了瑞来,里面住了一位外教和在瑞来学汉语的外国学生。但从7月开始,瑞来就开始欠租,而 前天,她还收到了瑞来一直与她洽谈租房事宜的一位工作人员张女士的短信,在短信中告知老板说会打钱,让她再查查,可随后再拨打对方手机就一直无人接听。

朝阳教委

瑞来并未注销 将联系负责人

刘先生告诉记者,原本国贸分校是瑞来的总部,但望京分校成立后,瑞来的财务等办公人员就搬到了望京分校。随 后,记者分别拨打望京、海淀分校、瑞来400咨询电话以及张女士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在瑞来的网站上,“我们的背景”一栏中写着“瑞来英语是由国际著名 教育机构万联(WorldLink Education)在中国投资设立的专业语言培训中心。”随后,记者拨打万联网站上提供的北京分部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瑞来英语确实在朝阳教委备了案,应由朝阳区教委管理。如果瑞来正式关闭就一 定要来教委进行注销,但目前瑞来英语并没有来注销。她表示,如果接到瑞来人去楼空的投诉,他们可以按照备案所留的电话联系瑞来的负责人,但具体情况还要与 社办科联系。随后,记者致电社办科,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去开会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能与该工作人员取得联系。

艾未未也打,这个国家太恐怖了!!

说这件事之前先把昨天的流水帐记一下。

昨天忙了一天,上午赶去机场那边给空港宏远物流讲课。下午回到公司谢昕呈把我的书《旅游英语应急一本通》带过来了。不知道正式上市了没有,倒是还值得纪念一下,虽然不是我最满意的书,但至少是我的第一本书。

昨晚去了大成律师事务所,给律师们做一场关于英语学习的讲座。感觉还不错,但这会儿已经不想多说这件事了。在讲座的时候我随口还提了一下艾未未,因为要举例说明中国人说的英文的一个问题,我提到了在艾未未的柒壹Party上认识的一个英国人Sam。但是今天早上却惊闻艾未未在成都被打了,这会儿还在医院。让我心里不由得想骂脏话。

事情经过是在刘晓原律师的博客上看到的,是这样的:

8月11日晚七时许,从北京国际机场回律师所的大巴上,我给艾未未发了短信,询问他是否收到一个网友书稿之事。他回复我说,为支持谭作人案到了四川,书稿已经收到正在看。互相来往几条短信,他没有说有何异常情况。

晚上十一时半睡觉时,我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在睡前我吃了感冒药,以致睡到早上六时半才起床。我打开手机后,发现收到了几条短信。

我最先看到的短信,是艾未未在5时52分发来的,内容是:“今天,三个小时之后,我无法为谭作人先生作证了。同样我无法告诉公众关于五一二学生调查和豆腐渣工程的事实”。

看了这条短信,我猜测他可能被控制起来了,我马上发去短信问情况。在发出询问短信之后,我马上看了另一条短信,还是艾未未发来的。发信时间是早上5时 40分,内容是“我被警方控制,被打,现在医院检查,无法为谭作证了”。见此短信,我完全明白了,赶紧拨通了艾未未的手机,获知他遭警方检查并被殴打的情 况。

艾未未说,他是昨天晚上五时左右到达成都市,与助手等人住在安逸酒店。晚上十二时,发现有便衣在监视,艾未未质问了便衣,还打了110报警。12日凌晨 三时许,突然来了二三十人。这些人中,有穿警服的警察,但更多的是便衣。艾未未等人分住在不同房间,他们使劲敲门说要例行检查。门被强行砸开后,艾未未随 即报了警,但不见110来出警。艾未未要求人家出示证件,他们说穿了警服就是警察。在理论过程中,有一人突然出手,打中了艾未未的下巴。

艾未未说,现下巴肿胀很严害,上、下牙齿难以合上,还有头晕、头痛等症状。

随后,警察带走了同住在安逸酒店的四个人。艾未未告诉我说,前来搜查的是酒店附近的派出所警员。

艾未未从京城到成都市,是因为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09年8月12日要开庭审理谭作人一案,他想以证人身份为谭作人出庭作证,如不允许就去旁听案件。

艾未未说,他们现在被控制在酒店里,警方称在十二时后才允许离开。从法律上来看,这完全是变相的非法拘禁。一起案件的审判,搞得如临大敌,到底在怕什么呢?如此粗暴执法,如此执法犯法,还谈什么公平与正义?

对一个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对一个共和国的高干子弟,执法人员同样也毫不手软,还能只望他们善待普通民众吗?

……

这个国家真让人心痛,而我又在韩寒的博客上看到这么一段:

今天看见一张《建国大业》的演员国籍表

陈凯歌 美国/陈红 美国/刘亦菲 美国/陈冲 美国/邬君梅 美国/顾长卫 美国/蒋雯丽 美国/胡静 美国/王姬 美国/郎朗 中国香港/李云迪 中国香港/章子怡 中国香港/胡军 中国香港/汤唯 中国香港/刘璇 中国香港 /童安格 加拿大/徐帆 加拿大/陈明 加拿大/张铁林 英国/许晴 日本/韦唯 德国/沈小岑 澳大利亚/苏瑾 新西兰/李连杰 新加坡/斯琴高娃 瑞士/胡兵 泰国

唉!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