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010年端午劫(中)

苏雨桐被带走

15日22:50 苏雨桐发推,但我当时没有看到,内容是:

朝外大街派出所现时在我家敲门,说要查户口,我说让他们白天来,他们说白天我不在。我隔门问他是谁,他们说 是派出所

15日23:10 我给外教打电话确认她是否安全到达朋友家

15日23:19 刘德军发推,但我当时没有注意到,内容是:

有人按门铃

15日23:26 我看到了关于苏雨桐的消息,大家都在讨论说要前去围观,我也发了条推:

刚才她还说他们不敢对她怎么样呢。@vincnd @shijing110 @zhangrui1999 @L5d 不知道雨桐姐怎么样了,刚刚我们一起坐公交车走的,她在酒仙桥下车换乘420,我关注一下她的开心网。

15日23:41 我不知道大家说的倪玉兰的事是怎么回事,搜了一下,在youtube上打到了《应急避难所》来看,并发推:

好久没有上推,新近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这会儿先看《应急避难所》补课。

刘德军出事

15日23:42 收到刘德军短信,这才知道原来他也有可能会出事,下面是跟他的短信截图:

02
15日23:55 由于前面刘在短信里说敲门的人是在推特上看到的,并且他说不管了,这时网上有人开始说刘德军发完上条推之后就没有消息了,我想不要引起大家议论。当时想可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刘德军睡了,会改天再来。所以发了条推之后继续看《应急避难所》,推文是:

刘德军@l5d 睡了,请不要再敲门了。

16日00:32 又发现很多人在说刘德军的事,我就发了三条推:

他睡了,别说话@54sb @L5d也 不见了呢,他的最后一条推是:有人按门铃@lihlii: @Suyutong: 都别灰心,就象今晚,再黑的夜,也挡不住黎明。我们要更坚持,彼此凝聚和支持。 @handsomewater 一天就21个迫害案例,持续11年了呀,呜~~ 2010年6月16日 0:32:17 via web

他睡了,别说话@54sb @L5d也 不见了呢,他的最后一条推是:有人按门铃@lihlii: @Suyutong @handsomewater 一天就21个迫害案例,持续11年了呀,呜~~ 2010年6月16日 0:33:29 via web

他睡了。@54sb 关注:刚才刘德军发完这条推就不见了,会不会也被抓走了?RT @L5d: 有人按门铃 2010年6月16日 0:35:35 via web

16日00:38 再次收到刘德军短信:

01

16日00:39 收到说在掏锁的短信后赶紧发推,当时苏雨桐已经被带到派出所了,围观的网友也很多,但刘德军这边没有人,为了引起更多的人的注意,我在有些推后面还专门加了#suyutong的标,当时发的几条推如下:

好像在掏锁了,请大家关注刘德军@l5d #suyutong 2010年6月16日 0:39:40 via web

有人开始掏@l5d 家的锁了,看来要强行闯入,大家关注!! 2010年6月16日 0:41:28 via web

刘德军@l5d 已经听到用工具凿锁的声音! @lovecjl @Watchmen725 @xddcc @yuanxinting @freedomcoeus 2010年6月16日 0:44:45 via web

16日00:45 发完推后,我很担心刘德军那边的情况,所以打了个电话过去,但他不敢大声说话,听不清他在说什么,通话只有28秒,就挂了。刚挂没一会儿,就收到上图中最后一条短信:闯入了

上推求助

16日00:47 看到这三个字我一下子就着急了,赶紧发推求助:

刘德军@l5d 家已被闯入!! 2010年6月16日 0:47:28 via web

刘德军@l5d 现在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有什么主意吗?我的经验不足,不知道怎么帮他现在!! 2010年6月16日 0:50:02 via web

没有,我以前去过他家一次,但我现在不能确定是否再次找到地方。我问问文涛吧。@54sb 你和他同住吗?他有功夫啊。RT @lnzhaotian: 刘德军@l5d 现在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有什么主意吗?我的经验不足,不知道怎么帮他现在!! 2010年6月16日 0:53:32 via web

16日00:54 由于我不记得他家具体在哪儿,在网上也找不到什么帮助,我就给文涛@wentommy打了个电话,通话1分钟。他说他在老杨那儿,不知道情况,但一会儿会去围观苏雨桐,他再想想办法。

16日00:57 继续上推求助:

刚给文涛@wentommy 打了个电话,他说他想想办法。@WangJinbo 刘德军电话刚才正在通话中,现在无法接通 RT @lnzhaotian: 有人开始掏刘德军@l5d 家的锁了,看来要强行闯入,大家关注!! 2010年6月16日 0:57:25 via web

刚才@l5d 发推的时候说有人按门铃。之后一直不走,说明有人在推上看到了,知道他在家,所以一直没走。直到刚才掏锁并闯入。 2010年6月16日 1:01:15 via web

Watchmen725请大家关注刘德军@l5d的下落,知道他地址的 请瑞推 2010年6月16日 1:05:06 via SnowRabbit Retweeted by you and 6 others

54sb@lnzhaotian 你们都去围观吧,随机应变,办法总比困难多。 2010年6月16日 0:56:41 via web in reply to lnzhaotian Retweeted by you

老杨@yanglicai 也不知道刘德军的地址? @BaoliDao: RT @leftry: 帮推 RT @Watchmen725 请大家关注刘德军 @l5d的下落,知道他地址的请瑞推 2010年6月16日 1:10:23 via web

刘德军@l5d 的电话已“暂时无法接通” 2010年6月16日 1:15:15 via web

现场的人们请留意,刘德军@l5d 是否也会被带到同一个地方。@lovecjl @lihlii 关注苏雨桐!相关推号标签 现场人物 @suyutong @leewua @mozhixu @wlh832 @jajia #syt @suyutong 2010年6月16日 1:18:41 via web

16日01:14 发推的同时我不断给刘德军打电话,但都是无法接通,下面是当时打电话的记录截图:

03

质疑开始

16日01:31 突然出现一个让我气得浑身发抖的推,也正是由这个推,使得我的网上求助演变为证明自己所说的是事实,下面是我回复的:

你是谁?说这话什么意思?@freedomcoeus @lnzhaotian 谁告诉你刘德军 @l5d 的门锁被撬了?不要散布谣言! 2010年6月16日 1:31:41 via web

有谁告诉我,我是不是该回答这个问题?@ripleyyu 请你回答一下你怎么听见声音的?听起来象是你与他同住,但你又向别人打听他的住址。@l5d @lovecjl @Watchmen725 @xddcc @yuanxinting @freedomcoeus 2010年6月16日 1:33:58 via web

还有这个人的问题,我应该回答吗?我有点害怕。@freedomcoeus @lnzhaotian 我还问你是谁呢!你听见凿门锁声了?@lovecjl @Watchmen725 @xddcc @yuanxinting @freedomcoeus 2010年6月16日 1:35:11 via web

啊,我气死了,这个人@freedomcoeus肯定 是国保了,我不想和你们有瓜葛,但不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CitizenRight 确定,@l5d 给我打的电话,他说关于他家门锁的事是谣言,是有人使坏! 2010年6月16日 1:38:30 via web

我先问你,他被带走的事难道不能让大家知道吗?你目的何在?想来抓我?@freedomcoeus 刘德军 @l5d 马上就上推了,大家关注!同时记住这个使坏的 @lnzhaotian 2010年6月16日 1:44:49 via web

如果@l5d真的上推为他说话了,请大家严重关注刘德军 的安危!!@freedomcoeus 为了证明,@l5d 即将上推! 2010年6月16日 1:46:14 via web

16日01:48 在回答质疑的时候我感觉太浪费时间了,谁知道刘德军这会儿已经怎样了。这个时候给文涛又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先去苏雨桐所在的派出所看看,是不是也在那里,有消息就给我回电话。通话2分钟。

16日01:51 没有其它办法,只有继续在推上回答质疑,期待有什么办法出现,下面是我的回推:

前面是发短信,后来是打电话,现在电话、短信都不通。@Watchmen725 @lnzhaotian 赵金海你是用电话和德军联系的? 2010年6月16日 1:51:36 via web

@freedomcoeus 我真的无语了,希望大家能明辨是非。我好久不上推,今天一来就给我来这个,我真有点受不了。我真不想进入你们这个是非之地。你的目的是不是不想让很多人去 围观? 2010年6月16日 1:57:27 via web

我这会儿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太卑鄙了!!! 2010年6月16日 1:57:58 via web

相信我的人出现

16日02:02 幸好这时在杨立才那里见到过的魏强出来为我说话了,这样才让局势有所好转,下面是我的回推:

谢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watchmen725: 这个@lnzhaotian是一下午都在我和德军苏雨桐石靖身边的人而且好像他们之前就认识 @Rainbowfisch @lihlii @youyizi @chenzilong 2010年6月16日 2:02:53 via web

都在。 @Watchmen725 德军发给你的短信都在嘛?RT @lnzhaotian: 我这会儿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太卑鄙了!!! 2010年6月16日 2:03:19 via web

16日02:04 这时那个引发争议的推的主人突然说他弄错了,我接着回推: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freedomcoeus 是我错了,以前留的电话是刘安军的。 刘德军的电话 :15901433809 2010年6月16日 2:04:17 via web

我可以原谅你吗?@freedomcoeus 错了,无地自容了。@buluo89 @Watchmen725 @Rainbowfisch @lihlii: @youyizi @chenzilong 2010年6月16日 2:06:11 via web

罢了罢 了。谁告诉我个发图片的方式,我把短信截图发上来。同时,刘德军@l5d目 前下落不明。@freedomcoeus 我错了啊。。。 2010年6月16日 2:08:56 via web

http://img.ly/1vZI 刘德军出事前我与他的短信记录。 2010年6月16日 2:13:58 via img.ly

刚才感觉很无助的时候给文涛@wentommy 打了个电话,他们一会儿去派出所,说有消息会给我打电话。@Watchmen725 你也不用发了。。把德军的派出所地址找出来 2010年6月16日 2:15:34 via web

16日02:22 开始寻找刘德军的家:

刚才没Fo你,没看到你的问题,我肯定知道大致方位啊,并且比老杨更清楚一些。@Yang_Ling @Watchmen725 @buluo89 @Watchmen725 @Rainbowfisch @lihlii @youyizi @chenzilong 2010年6月16日 2:22:59 via web

去苏雨桐那儿,顺便打听刘德军的消息。@Watchmen725 文涛去苏雨桐那还是去刘德军那里啊?若是去刘德军那我可以一同前往的 2010年6月16日 2:24:13 via web

@Yang_Ling 稍等,我在Google Map上标一下。 2010年6月16日 2:25:20 via web

@Yang_Ling 地图上我还是看不出来,就回忆一下吧。去年有一次聚会完了之后我俩坐车到亮马桥,然后一起往北走了一会儿,然后右转,可能是亮马桥路,老外很多,一直走了 一段路程后再右转,有个转老的小区就是了,小区内有很大的自行车棚。 2010年6月16日 2:30:48 via web

请仔细看推!!@BaoliDao @yanglicai 德军没事,刚才被人弄错了。 2010年6月16日 2:32:47 via web

是刚才那个谁把刘什么军误认为刘德军了,还以为我在造谣。刘德军现在下落不明,你看我和他的短信 http://img.ly/1vZI @BaoliDao ??不是电话打的通了吗。暂时被软禁在家里。没被闯入吧? 2010年6月16日 2:36:56 via web

我这会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刘德军@l5d 可能是希望通过我告诉大家,这样也有人去他家声援,但我这话传得,唉,地址我也记不清了。 2010年6月16日 2:40:23 via web

是,在三环边上往北。@Yang_Ling 是沿着环路走的吗?@Yang_Ling @Watchmen725 @BaoliDao,@lnzhaotian,@BaoliDao,@yanglicai 2010年6月16日 2:41:10 via web

是啊,我最近因为公司被人搞,刘德军叫过我好多次要去聚餐都没去成。本来心情就很乱,我这会儿真的想不起来 他家的更具体的地址。@Watchmen725 今天晚上真揪心啊。。地址太不详细了啊 。。。@lnzhaotian 2010年6月16日 2:44:15 via web

约个地方见面吧,我离亮马桥不远。我们去试着找找。@Watchmen725 你现在在哪?你还能找到刘德军那里么?@lnzhaotian 2010年6月16日 2:45:31 via web

那小区听刘德军说是什么单位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名字。我带大家去找吧。@Yang_Ling 那里大部分都是使馆区,小区应该很少,小区名有印象吗?或者周边有什么建筑物?比如银行,麦当劳,使馆什么的。@Watchmen725 @lnzhaotian 2010年6月16日 2:49:21 via web

能公开手机号吗?要不我私信你?不要笑我,没斗争经验。@Watchmen725 我的手机丢了 你的手机号多少?我在花家地北里 你在哪?RT @lnzhaotian: 约个地方见面吧,我离亮马桥不远。我们去试着找找。@Watchmen725 你现在在哪?你还能找到刘德军那里么? 2010年6月16日 2:51:38 via web

http://img.ly/1w0g 刘德军出事前与我的短信记录,前面部分,刚才那个是最后的。 2010年6月16日 2:53:45 via img.ly

就在亮马桥吧,我手机号发给你了。@Watchmen725 @lnzhaotian 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们去哪里见面,然后要通过一部手机和外界联系的。 2010年6月16日 2:55:06 via web

啊?我已经公开发了。@Watchmen725 @lnzhaotian 把见面的地方地址私信给我 2010年6月16日 3:00:55 via web

寻找派出所

16日03:08 刚刚把见面地点与我的手机号发了个推,但想还是不放心,就又给删了。重新商定一个会面地点,考虑到刘德军可能已经被带走了,所以还是先确定一下是哪个派出所吧:

附近的派出所,选哪个?http://bit.ly/9wu1YZ 2010年6月16日 3:08:43 via web

今天回来的路上,苏雨桐说她可能会出事,然后说是给Vincent电话什么的,但也没有明天怎么 办,Vincent睡了没?@lnzhaotian 赵哥 明天的活动照旧吗? 2010年6月16日 3:20:17 via web

16日03:22 由于缺乏经验,也不知道抓人的话一般会带到什么地方去,所以又给文涛打了个电话。和他讨论了一下之后最有可能是带到麦子店派出所。通话时间4分钟。完了之后继续发推:

刚跟文涛打完电话,分析了一下,麦子店派出所的可能性最大。 2010年6月16日 3:27:57 via web

好,那我就出发了。@Watchmen725 同意,那我们就在那里见面,我没电话,不要走散了RT @lnzhaotian: 刚跟文涛打完电话,分析了一下,麦子店派出所的可能性最大 2010年6月16日 3:33:27 via web

打车过去会很快,你能找个手机或者找个有手机的人一起来吗?@Watchmen725 你到那要多久? 2010年6月16日 3:35:24 via web

好的,出发。@Watchmen725 @lnzhaotian 我到那里大概40分钟,不见不散 2010年6月16日 3:37:01 via web

不在派出所,也不见魏强来

16日03:30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给刘德军打电话,不通。

16日04:08 在派出所门口附近不敢进去,等魏强。同时给刘德军打电话,不通。

16日04:12 给刘德军打电话,不通。

16日04:22 给文涛打电话,通话1分钟。苏雨桐好像出来了,所以话没说完就挂断了,大体上意思是让我先给派出所打电话。

16日04:24 给刘德军打电话,不通。

16日04:26 在手机的地图里查到麦子店派出所的电话,鼓起勇气打了过去,通话1分钟。对方说查不到这个人。

16日04:31 又在手机的地图里查到新源里派出所的电话,打过去后是空号。估计是Google Map的信息过时了。

16日04:35 接到网友电话,问我什么情况。我说就我一个人,另一个网友还没到。我让他帮忙查一查附近还有哪些派出所,并把查到的电话给我发过来。通话1分钟。平时没有用手机发推的习惯,在手机里用logpost.com只能看推,发的时候就出错,所以也没有办法在网上公布消息,很着急,后来看来这个打电话的网友在发推了。

16日04:39 收到网友查到的新源里派出所的电话,打过去态度特别差,说没有。通话31秒就挂了。

刘德军发来短信并在twitter中出现

16日04:42 正在我等也不是,走也不是的时候突然收到了刘德军的短信,是用飞信发的:

04 05

16日04:48 收到上面的信息之后, 我立即转发给跟我联系过的网友,还有文涛。并且给文涛打了个电话,通话时间3分钟。他说苏雨桐那边应该没什么事了,但听到他已经累得不行了,所以让他回去休息,顺便问问那边的网友有没有愿意去昌平找刘德军的。但大家应该都太累了,并且地址也不是很精确,所以就都回了。

16日05:25 刘德军用skype打来电话,告诉我说了一下情况,跟之前收到的短信内容差不多。我让他找个地方先休息着,我去找人找车接他回来。我觉得不能再等了,所以先回去上网发推再说。

找人找车未果

16日05:36 回到家中开始上网发推:

我回来上推了。两件事:1. @Watchmen725到现在没 有出现,不知情况怎样,他手机丢了;2. 刘德军可能大脑受到一些伤害,刚用Skype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在公路边上,之前用笔记本上的推。 2010年6月16日 5:36:44 via web

有没有在昌平的推友,我对那边不是很熟,谁知道老君庙上的沙岭这个地方? 2010年6月16日 5:38:25 via web

我刚才电话上让刘德军找个地方先休息着,等网友过去接他。 2010年6月16日 5:40:31 via web

快点啊,有没有人能提供点线索,这个地方在哪儿啊? 2010年6月16日 5:43:18 via web

16日05:48 再接到skype打过来的电话,接通了但是没有声音。时长20秒。

16日05:49 接到一个隐藏了号码的电话,但没接通。

16日05:50 接到另一个skype打过来的电话,号码有一点点不一样,接通了但也还是没有声音。时长33秒。

16日05:51 收到一个00852开头的号码的短信:昌平县长林(音,也可能是岭)镇沙岭村

16日05:53 根据短信提供的线索,我在Google Map上确认了地点,并发推:

刘德军的位置 http://bit.ly/bXHNmN 2010年6月16日 5:53:09 via web

刘德军的位置 http://bit.ly/bXHNmN 我看了一下,特别偏,哪位北京的推友有车,我们一起过去接一下? 2010年6月16日 5:54:39 via web

从地图上看,只有一条公路,我们过去的话肯定能找到。 2010年6月16日 5:57:03 via web

@buluo89 目前我和他通过两次电话,后来几次他打过来没有声音,用Skype打的。 2010年6月16日 6:02:32 via web in reply to buluo89

别说比赛了好不好,我这会儿看到说足球的就火大! 2010年6月16日 6:04:08 via web

16日06:01 边发推边给刚才发地址短信的那个号回信息,问他身体情况怎么样,跟他说要是网友里面找不到人的话需要等几个小时,我就找我周围认识的人去。

16日06:06 接到艾米@Rainbowfisch的电话,她说她有车,但她已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路上那么远,[email protected],不知道是不是也愿意去。她说她问一问,她们认识。通话时间5分钟。

16日06:16 再次接到艾米电话,[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德军,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去了要是找不到也很麻烦。商量了好久也没有办法,也再没有第三个人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后来打算先在网上问问,同时让刘德军找个公用电话打过来,说说位置,这样我们过去找也更有把握一些。通话时间35分钟。

16日06:53 继续发推:

@L5d 我这会儿还在努力找人找车,尽量来接你。你在周围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一个公用电话给我打个电话,再详细说说地址,这样就算找不到地方的时候也可以打那个 公用电话找你。 2010年6月16日 6:53:48 via web

寻找艾未未

16日08:37 在电话铃声中醒来,才发现刚才不知不觉睡着了,已经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是00852开头的电话。说是刘德军的朋友,问我找到车了没。我说还没有,只有一个女孩有车说愿意去,但只有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多少经验不敢去。刚才不知不觉睡着了,我马上接着找人。通话时间4分钟。

16日08:50 打电话给艾米,一听也是睡着了。商量着怎么办。通话中我看到了艾未未发推了,在问刘德军的情况,我就说那就找艾未未吧,不知道他有什么想法。以前参加过艾未未举办的柒壹Party,当时在网上公布过办公室电话,我手机里存了的。虽然张瑞她们有艾未未的手机号,但觉得私人的号码问了的话不好,我就先打办公室电话。如果不行再问她们。通话9分钟。

16日09:01 打电话给艾未未的办公室。先有人接了,不知是谁,我表明了身份,并说是要说说关于刘德军的事情。然后让我稍等,让艾未未接电话了。我把情况说了一下。我问他现在网上好多人都在怀疑,弄得我也不知真假,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艾未未说不要听网友的,救人要紧。头被打了时间一长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并且说让我再确认一下方位然后一起去。通话时间10分钟。

16日09:12 挂电话后立刻给艾米打电话,说了情况。通话时长3分钟。

16日09:16 再在网上想办法确认方位,但无法再精确了,于是发推:

@aiww 艾老师,你还没Fo我,给你发不了私信。 2010年6月16日 9:16:48 via web

@aiww 目前只有这个方位,貌似只有一条公路,他说他在公路边上,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比较好找。http://bit.ly/bXHNmN 2010年6月16日 9:20:12 via web

请被老艾Fo的人帮忙转一下,给他看到。@aiww 目前只有这个方位,貌似只有一条公路,他说他在公路边上,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比较好找。http://bit.ly/bXHNmN 2010年6月16日 9:21:38 via web

16日09:25 接到艾米的电话,说不能再精确了,也不能再等了,一起和艾未未去找吧。通话2分钟。

16日09:28 给艾未未打电话,说了下情况,相约在他工作室见面,赶紧出发去找。通话1分钟。

16日09:30 给艾米打电话,商量她来接我的地点。然后出发去艾未未家。通话4分钟。

16日09:48 [email protected],帮我手机充值,因为收到短信说余额不足10元。具体情况让他上推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他给我充了100元。

16日10:00左右与艾米会合,一同前去艾未未家。

16日10:21 在艾未未家门口按了半天门铃没有人开门。(现在怀疑是不是门铃坏了,之前按就没有人应门)打电话给里面,然后开了门,我们进去了。

16日10:31 进去后艾未未说网上有人接到刘德军的电话,已经回到德胜门了。我们很惊讶,然后我给刘德军打电话还是打不能。后来看到是 @flyfeather说的,应该没有问题了。然后我们决定直接去德胜门找刘德军。这时王瑞和石婧也赶过来了,我们一起出发去见刘德军,期待着见到他之后拨开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给大家蒙上的迷雾。

(没想到整理这个用了一下午的时间,但现在这个可以给那些对时间点有疑惑的人一个更细致的答复了吧。)

201006190345china2

16日09:16

忆2010年端午劫(上)

缘起

从小到大,由于家境一般,加上父母都没有接受过所谓正规教育,我们家几乎没有过节的概念。只有到了春节的时候,才会有点像是在过节。因此我也几乎没有任何节日的概念,节日于我就是让人感觉到很孤独。

但今年这个端午假期,是我从未有过的,我觉得也会给我留下长远、深刻的映像。但记得看到过有美国人研究过,在案件的调查当中,相关人员的记忆是不可靠的。所以我想应该记下来,虽然昨晚在艾未未那里说了一遍并录了像,但当时面对镜头还是很紧张,有可能会有什么细节没有说到。这会儿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冷静地整理与回忆一下,希望能把我所知道的尽量全面地写出来。供各位关注此期间发生的事件的人们作参考。

游览798,草场地体验中国功夫

2010年6月15日,端午假期的第二天。我约了我们公司请的培训老师的外教一大早一起去798玩。我之前都不知道,她除了是语言学专家之外,还是一个艺术家。曾经在加洲办个人作品展。她很早就想去798看看,但由于忙于各种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关于798的游玩过程我不想说太多,我们俩的共同感觉就是找不到想像中的艺术。这里是一个非常商业化的、几乎走到哪里都一样的所谓艺术品的市场。当然也有可能我们没有找到真正的艺术家与艺术品。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锻炼身体。大家也都知道,老外对中国功夫肯定是非常感兴趣的。我跟她一说之后当然非常高兴了。于是下午我们就去了那里。下午过得其实挺开心的,大家都跟着刘德军练功夫。跟我想像中的武术不一样,没有花哨的招式。当然也应该是一开始我们还练不了太多的,主要是在打桩。没想到保持一种姿势不动也是能让人那样地精疲力竭。

拜访艾未未未遂

练了一段时间后大家都比较累,[email protected],虽然不懂艺术,但艾未未的大名肯定听过。立刻问能否带我们去拜访一下。外教听了我对艾未未的简单描述后也非常希望能与中国这个最著名的艺术家见一见。大家也都非常兴奋,都很希望去拜访。于是众人就一起走到不远的艾未未家去了。

按了门铃好多次没有应答,我记得好像是张瑞打了电话,得知不在家,但可能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虽然有些遗憾,但能进去参观大家也都是很激动的。进去后看到好多懒猫,院子很舒服,所以它们也就随地、随桌、随椅就睡觉,谁也不理。在办公室里看到了满墙的512遇难学生名单,虽然之前有电子版本让我已震撼过很多次,但这次见到之后还是让人眼睛有点湿润。我跟外教讲了讲这些名单,她听了沉默了半天,我感觉她肯定也感受到了那种震撼。

工作室的人送了大家一些光盘,大家都觉得如获至宝。后来在院子里坐着聊了一会儿就又回到张瑞和石婧的工作室了。

六点多左右,外教跟朋友有约,[email protected]个晚会,我想那就去吧。由于我对草场地不熟,和外教走了好远都没有打到车,也找不到出口。后来给刘德军打电话,才带我们打到车,跟司机说了目的地之后让外教走了。

798老杨白糖罐门前的聚会

送走外教后,我和刘德军坐车又回到了798,找到那个大鸟笼子附近的白糖罐。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看到东西乱七八糟的,老杨在那里站着让大家拍照什么的。后来大家把桌子搬出来,上面放上了好多吃的喝的。由于我认识的人不多,又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没有全面的了解,只是大概知道老杨被迫害,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没有什么意思。

不过零零星星地跟大家聊了聊之后,感觉好很多了。当时还碰到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真[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认识了好多推特上的网友,[email protected]g来了,跟她之前也只是有一面之缘,但印象深刻。她也一眼就认出我了,问我明天的什么晚会去吗。说是有很多人都去,有吃有喝,也有唱歌跳舞的。我说那好啊。这样大家聊得就更轻松了。

到了八九点钟的时候天空开始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就下起雨来了。搬完东西之后大家打算就撤了。这时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苏雨桐在大鸟笼那里大喊,我们大家都冲了过去。原来好像有三个人在那里偷拍我们。大家就大声的询问他们,他们也被吓得够惨的,被大家拿手电照着拍了些照片后都迅速离开了。

完了之后大家就在兴奋地讨论着刚才的一幕中各自回家了。刘德军当时跟一名不怎么说话的女网友一起走了。这名女网友好像是跟谁都不认识,住得比较远,是跟刘德军联系后来参加聚会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说是刚从机场回来,还没回家就赶来看看老杨。我跟他也是半年多没见过面了,所以聊了一会儿。但由于太晚了,还是告辞了,[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事,不过她不怕。就这样聊着聊着回家了。

回家后我打电话问了问外教有没有找到她朋友那儿,怕被出租车司机送错地方。结果一切都好,就打算上会儿网睡觉了。

以上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虽然也就过了两天的时间,但是于我就像是发生在很久以前。因为我一上网,在twitter上发现出事了。

(后面的事情下午接着写)

今天我们应该做什么?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今天下午给北京一些Home Schooling的学生、家长以及老师做了一次讲座。心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第一次由衷地觉得台下的人那么亲切。也有些羡慕他们能有这样的机会聚在一起互相交流。

看着他们,我觉得好像看到了民族的希望一样。别人当炮灰(这里指一切已成为或即将成为的炮灰),我不反对,我要喝彩,但我不推荐。我个人觉得,要做更有意义的、更有作用的事。那就是想方设法让整个民族都能醒过来。就像1984里说的:

……
如果有希望,它就在群众身上。
……
除非他们觉醒,否则永远不会反抗,但除非他们反抗,否则不会觉醒。
……

我们现在就在这个怪圈里。怎么样才能让民族醒过来呢?我其实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但是今天看到这些人,我就特别希望Home Schooling能在中国流行起来。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有希望摆脱贯穿大多数中国人一生的被“洗脑”的所谓“教育”。

想想我曾经可是自己一个人进行自我教育。当初退学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力敌各路人马,包括老师、同学、家长、亲戚、朋友等等。而今天在讲座结束的时候一位家长跟我说,她让自己的孩子退学出来时,我又感动又感慨。感动的是有这么好的家长,感慨的是我自己的经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非常幸运的,我是冥冥之中受到垂青的那一个。就像这位家长说的一样,我被赋予了这个强大的力量。使得我能自己去尽量远离这些精神上的糟粕。

我在讲座最后说了我对这个国家的Vision,我希望我能推进民族的觉醒。让中国人能有更高更广的视野,只有这样我们的人民才能真正强大起来,很多事情才能真正解决。

[转]南都周刊专访林培瑞之完整版

以下内容转自石扉客的私人博客:黄亭子(四世)

原文地址:http://huangtingzi.blog131.fc2.com/blog-entry-19.html

林 培瑞简介:
林培瑞(Perry Link),美国著名汉学家,一九四四年出生于南卡罗来纳州,一九七六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术涉猎广泛,主要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社会史、大众文化、二 十世纪初中国的通俗小说,及毛泽东时代以后的中国文学。精通中文、法文、日文,曾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系教授、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教 授,现为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教授。

美国汉学界的中国通不少,很难有人再有林培瑞这样的际遇了。

他的中文老师是现代语 言学大师赵元任的女儿——哈佛大学赵如兰教授;而他自己在完成了哈佛的本科和硕士学业后,又师从美国汉学顶级权威费正清教授,拿到了哈佛东亚研究中心的博 士学位,博士论文《上海传统风格的通俗小说(1910~1930)》,研究的居然是民国初年的“鸳鸯蝴蝶派”小说;他同时还是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第一位拜 师入门的洋弟子,也是当时全世界第一位可以用字正腔圆的京腔登台讲中国相声的洋人。

尽管很难找到一个美国人的国语会标准到如此程度,对这 后面两个第一,这个65岁的老头儿仍然很谦虚地表示,要在前面加上“可能”二字。而说起学中文的动机,他会让你觉得至少在语言领域里绝对是有常人望尘莫及 的天才。在一次采访中,林培瑞谈到,仅仅是因为第二语言选修法文时,觉得太过容易,想再修一门难一点的语言,于是他就选择了中文这门全世界老外都公认最难 学的语言

其实这种兴趣也和家世有关。林培瑞在纽约州长大,他的父亲曾经担任过纽约州立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也是一位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有着强 烈兴趣的美国人,而林本人则先后娶了两位中国太太。他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时的办公室也设置得古色古香,甚至可以拍电影,《美丽心灵》就曾在那里拍摄部分背 景。

2010年4月25日,在普林斯顿大学的美丽校园里,趁他前来参加普林斯顿世界汉语教学年会的与会间隙,本刊记者得以专访了这位年逾 六旬却依然精神矍铄的“中国通”。

在2个小时的采访中,林培瑞操一口地道的京腔,时不时地娴熟地运用着诸如“死猪不怕开水烫”之类的中国 俚语,外带几分看上去有几分狡黠的笑容。一旦说到他为之安身立命的中国问题,说到他那些为之梦魂萦绕的中国好友们,他的神色中又会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关切与 伤感。

在耶鲁大学的华人学者苏炜看来,在他教过的耶鲁学生里,“从最早由林培瑞编译出版的《伤痕文学小说选》,到纪录八十年代北京知识界 风貌的《北京夜话》,一直到九十年代关于中国民间语言与官方语言的研究文集,都是美国大学修读东亚学位学生的必读书目。”

除此之外,林培 瑞也曾深度介入到中美关系的历史风云里。在70年代中美乒乓外交时代里,他曾经担任过中国乒乓代表团访美的中文翻译;在80年代中美关系蜜月里,他又担任 过美国科学院驻中国办事处主任。 在六四事件中,他把方励之和李淑贤带到美国使馆避难。

自70年代以降数十年间对中国社会的真切观察与 了解,对中国和华人命运发自内心的真挚热爱,使得他维下了众多同样以赤诚对他的海内外中国好友,这些弥足珍贵的情谊,以及网络世界的飞速发展,又为他突破 最近十余年间地理距离造成的隔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无论是在普林斯顿的美丽小镇里,还是在加州大学的河滨校园,林培瑞都始终没有停止过对 中国的持续观察和中国问题的敏锐思考。“他既是海外汉语教学的领军人物,也是西方汉学界与中国作家以及中国社会关系最密切的一位学者,和改革开放以来的所 有风波跌宕、命运兴衰紧紧相连。”苏炜于是评判他与中国的关系。

林培瑞访谈:

一、 韩寒和王朔

南都周刊:您最早是研究民国初年的鸳鸯蝴蝶派小说的,这些小说的场景地主要是在上海。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末 期,同样在上海,出现了以卫慧、绵绵等为代表的所谓《上海宝贝》等“美女作家”派小说。这两个派别之间有无传承和勾连?

林培瑞:首 先一点区别是,鸳鸯蝴蝶派的文字要比“上海宝贝”们雅致得多。徐枕亚,李定夷,吴双热等鸳蝴派用的是桐城派式的文言文来写作。另外鸳鸯蝴蝶派基本都是男 的,虽然他们也有几个妇女杂志,但也是男作家在打理。“上海宝贝”们好像都是清一色的女作家。第三点不同是鸳蝴派从来没有什么“身体写作”的说法,甚至中 国古代色情小说都没达到“身体写作”。
但这两种以上海为大本营的通俗文学还是有一些有趣的相同的地方。比如鸳蝴派的爱情故事常常有三角形的结构, 两个女配角代表新女性和传统女性,男主角喜欢和代表西方的新女性打交道,冒险新的文化,但最后还是和代表东方的传统女性结婚。传统女性比较平淡,甚至乏味 儿,但毕竟靠得住,不代表任何冒险或威胁。在卫慧的小说里也是一样,但主角换成了女的,两个男配角里,马克有几分性感野蛮,代表西方口味;另外那个中国男 的呢,文绉绉的,性能力一般,代表传统的中国好男人。 从20世纪10年代到90年代的上海,变化固然多,但通俗小说还是喜欢通过“洋对象”和“土对象”的对比来评估两种生活方式的长短处。

南 都周刊:上海还有一位年纪和您差不多的老作家沙叶新,他在80年代的很多剧作非常有名。您怎么看待他的作品和他在中国的影响?

林培瑞:我 先认识他的作品,后认识他的人。1979年我在中山大学做访问学者时,校园里公开演过他的话剧《假如我是真的》。 后来我编的小说集《倔强的草》(Stubborn Weeds) 也收入了这出戏的英文译文。1980 年我到上海访问时,曾经向当地作协提出来和沙叶新见面,人家说“不方便”,很可惜。 再过几年他来美国访问时,我们在洛杉矶会过面。
沙叶新是我很 喜欢的一个当代作家。除了他的剧本,近几年来他留给的最深印象是在2006年他写的一篇文章《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记得里面有一句, 在分析2004年的万州事件时,沙问,“怎么可能原先是鸡毛蒜皮大的事情而居然会刺激三万老百姓的愤怒?是什么使得官民关系变得如此紧张,敌对心理如此普 遍?” 这问题是问到点子上,极好。

南都周刊:同样是在上海,中国大陆的当代作家里,韩寒在大陆网民中有非常 大的号召力,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这个八零后青年?

林培瑞:韩寒我看过他的博客,很喜欢他,也是个人才,语言不华丽但是 逻辑感和幽默感很强,而且能点到敏感东西,不一定碰到,但是擦边球打得很准,能让很多百姓解气。我记得他在《时代周刊》上大概这么说过“我不一定很有影响 力,但我能为很多人解气”,他的意思我是这样理解:“很多看法不需要透彻地说出来,我的作用是给他们发泄的机会”,很对。我很佩服他的文章点击率那么高, 而且人很聪明。

南都周刊:现在对韩寒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比如按照《时代周刊》的报导,哥伦比亚大学的文学教授 刘禾(Lydia Liu)就认为“韩寒精心考虑的叛逆代表了他这一代人和执政的共产党之间建立的默契,那就是:让我们尽情享乐,我们也不挑战你管理国家的权利。韩寒以尖锐 批评政府和体制著称,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将年轻人的不满能量导入消费主义程序的自愿参与者。”您怎么看待这位同行的看法?

林培瑞:我 不太同意这种看法。韩寒跟共产党有“默契”吗?韩寒损政府的那么多方面,包括敏感问题(比如最近的福建三网民事件),点击率又那么高,难以置信官方会欢迎 甚至跟他建立“默契”。假设说有默契的话,为什么有那么多“五毛党”出来批评韩寒,批评“时代周刊”给韩寒提名最有影响力的人?要是有人跟共产党有这种 “默契”,那我觉得应该说是“新左派”。 刘禾兼任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就有不少这种“小骂大帮忙”的新左派的声音,有些问题上刘禾自己的声音也属于“新左”。


南 都周刊:以您的观察,韩寒这种写作方式有无可能带动当下中国社会情绪的发酵,有没有可能起到某种程度的大众引领作用?

林培瑞:有 关方面也许会不喜欢他,但是有那么多人跟随他,比较难办。我想韩寒和以往那些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在这点上是不一样的,以前的那些公知名气虽然也很大,但是 只限于知识界。不像韩寒,粉丝跨越了社会不同阶层。打压韩寒的话会激起更大的民间反应,我想政府不能不考虑这一点,羡慕他的人那么多,打压代价会很大。

南 都周刊:如果有机会碰到韩寒,您想跟他说一些什么?

林培瑞:主要是问他问题,关于中国近况和将来的问题,因我这十多年 没去过中国,很想听听老百姓的想法,尤其是价值观,相信什么希望什么,老的官方意识形态基本是死了,除非为了利益去参与它的话语体制,但真正内心深处的, 私下朋友间的价值观是什么?
从表面看,中国的价值不外于物质主义和民族主义,但传统的“怎么做人?”“怎么样才对别人负责?”等等道德观,我不相 信就消灭了,很多地方还有痕迹,比如各种宗教的反弹。中国老百姓似乎想认同一个日常生活里正常的人的价值观,比如电视剧《士兵突击》里主人公许三多就是个 好人,出名、有钱、帅都不是,但观众好像很愿意认同他,因为他老实,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里还是喜欢老实人。
韩寒的博客文章很损,但是损之下有价 值,古今中外讽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有价值观在里面。王朔作品也很损,有次他来纽约我跟他喝茶,我问他你的底线是什么,价值观是什么,他不愿意说,我也不怪 他。但比起王朔,我觉得韩寒底子里比较明显有些积极的价值观。

南都周刊:2006年您接受本刊采访时,曾经夸过王朔的语 言好、活泼真实、有感染力。您刚才也说到韩寒的博客很损,语言逻辑感和幽默感很强。有观点认为王朔和韩寒这两代青年(也许中间还有王小波),有某种传承关 系。您怎么看?

林培瑞:关于韩寒和王朔,韩寒更愿意打擦边球,但至少他愿意去擦球,而王朔的讽刺则更一般性,比如《编 辑部的故事》,喜欢用典型人物说典型官话,让读者自己去分析,但他就是不去点明。韩寒不一样,比如他最近的博文提到福建三个网民被判的事情,虽然也没点 明,还是打擦边球,但他说了个具体东西,大家知道他说了什么,这方面他超过了王朔的抵抗价值。所以相比较而言王朔是更抽象的,小说里的人物事情有影子,但 毕竟是影子,没有具体东西。再比如韩寒最近写世博会,记者采访他,这未必是很敏感的问题,但是很具体,也不是影子。这是他们的区别所在。
王小波的 小说和随笔,抱歉,我觉得我看得不够,谈不出有价值的看法。

南都周刊:您刚才提到《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您觉 得这个人物形象得到中国观众的认同甚至追捧,是他们在寄托这种中国文化里的传统价值观?渴望这种价值观的回归?

林培瑞:我 感兴趣的是许三多这个人物为什么观众会认同。 他不是生活模范,但观众显然同情他的朴素,甚至认同他。为什么? 他不代表奥运会,民族主义,物质主义,等等。 他几乎相反。有人说是对官方价值观的反叛背离,我不敢那么说。我认为是追求传统和普适的价值观。不一定高尚到哪儿去,君子行为,等等。 我觉得只是普通价值:做人要诚实,要说真话,中肯地对待别人。 许三多代表的就是这些价值观。他人长得不漂亮,没有女朋友,没有大事业,没有钱。 他只有他的气节,他的朴素,他的耐力。他在观众面前那么受欢迎说明什么? 说明观众向往这种价值观。
中国读者以前也用过文学作品来寄托自己的价值 观。比如伤痕文学时期,刘宾雁的报告文学《人妖之间》也是个很清楚的例子。王守信的案子在人民日报上已经发表过,宾雁的贡献是把细节写出来,明锐地分析贪 污腐败过程。老百姓已经知道中国社会充满了腐败,用不着宾雁告诉他们。但宾雁把细节和道德角度写得那么清楚,有胆子把它发表,就获取了大量读者的同情和认 同。宾雁写了东北的一个小县城,全国人写信说,你其实写了我们这地方的事情,老百姓追求并看中了诚实(honesty)这种普通价值的反应,用刘的作品来 表达自己的追求和不满。
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韩寒的博客也起了这种作用。

南都周刊:这几年里,除了韩寒 和《士兵突击》之外,您关注和喜欢过的大陆作家以及电影、电视剧,是哪些?

林培瑞:总的来说,我最喜欢的现代中国作家 包括:鲁迅,老舍,沈从文,吴组缃,闻一多,萧红,张爱玲,白先勇,陈若曦,刘宾雁,高晓生,阿城,格非,胡发云。肯定还有一些我一时不记得。另外,哈金 (雪飞)我也很喜欢,他虽然写英文不写中文,但写中国人的内心生活也是一流的。
这几年的阅读视野里,除了韩寒,我还喜欢胡发云,杨继绳,胡写的 《如焉.com》,杨写大饥荒的《墓碑》,美国文学界已经有人在组织翻译,据我所知,胡发云的《如焉.com》已经翻了一半,杨继绳的《墓碑》也已经翻了 一部分。至于韩寒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专门有网站在介绍并翻译他的博客,我不知道到能否出一个集子。章诒和的也不错,不过我没有都看,她回顾五十年代的 那些也挺好。
贾平凹的在《废都》后我看得不多。《盛世》这种政治幻想小说我听说了,我太太找到了书,还没来得及看。
电影最有印象的是《色 戒》,删减的和原本的两个版本,我各看了一次,删节本我看了觉得纳闷,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么一个结局。因为它把色情部分取消了,我没看到做爱的关系的建立, 第二次看才理解了,这就是剪辑的代价。不能说看不懂,但删节一部分影响全面的理解。
另外,我前几天晚上在网上看了一部分《老妈蹄花》,也觉得也很 好。我上学期教过中国人权历史的课,晚清到现在,大部分是二十世纪后半叶的问题。可惜《老妈蹄花》没有字幕,不然可以用来教学,因为很说明问题。

南 都周刊:《色戒》在大陆上映后,引起了很大争议,不知道您怎么看待?

林培瑞:我看到了,主要反应是那些表面和皮毛的东 西。我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能冷静地看汉奸问题,当时住在沦陷区里的确有很多人跟日本妥协,这是历史事实,现在很多百姓也跟共产党妥协,受他的气,合作。张 爱玲和胡兰成也有他们的政治背景,不是说张写得都“客观”,但是那种对小说和电影流于表面和肤浅的批评就很可怕。

(二)、过去和 现在

南都周刊:在中国网民们看来,中国当代作家特别是作协养着的专业作家,其形象已经很难说有道德感召力。2006年接 受本刊采访时,您也曾提到中国作家在80年代的时候有一点范仲淹“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近几年来比较少见。你现在是否还坚持这个看法?

林 培瑞: 80年代的作家扮演的角色比较可爱。80年代末期以后到现在比较让人失望。但这个问题难以一概而论,总有例外,比如胡发云,韩寒。

南 都周刊: 2009年9月,您在河滨分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谈到对90年代以来中国知识群体和青年一代一切向钱看的气氛表达了深切的失望。您80年代在中国的经历 后来写成了那本着名的《北京夜话》, 一位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许知远前不久评价这本书时,感叹“不过二十年的历史,书中的气氛却恍然隔世。知识分子早已沦为社会的边缘力量,没人再关心他们的谈 论,他们也再没有兴趣谈论。当年普遍存在的忧患意识,早已变成一种普遍的狂欢、冷感和嘲讽。”您是否同意这些看法?

林培瑞:我 对自己的学生说“北京夜话”不能代表今日中国,只能视为历史书,描写80年代后的气氛,尤其是八七年到八九年那种知识分子的气氛——关心国家、社会;谈理 想啊,我们国家怎么能够改进哪。
大致上说,九零年代以来的年轻人是有变化的。一代一代的中国青年都是抱着理想的,这是中国年轻人的一个特点。可是在最近这一代青年的身上有时候很难找这个 东西。我对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九十年代以后受教育的这一代,的确感到失望。
当然,我不愿意百分之百地说今日的知识分子没有理想主义,也有。前述的胡发云和杨继绳是例子。许多维权律师,想说真话的新闻记者,环保“积极分子”等等都 是例子。与80年代比,今日的知识分子的表现比较糟糕是程度问题,不是绝对的。

南都周刊:您能否展开一点地说 您对今日年轻知识分子的“失望”?是根据什么做出的?

林培瑞:这15年来,我观察的主要是到美国来的中国学生和研究 生。当然有例外,但大致上说,这些研究生,与历代的年轻中国知识分子不同,不谈社会理想,只追求自己的利益,愿意接受中国不民主和中国社会贫富悬殊的现 状,愿意认同共产党培养的那种(比较狭隘的)民族主义。看到这些我的确感到失望。
举个例子:去年在一个研讨会上,我认识了一位中国研究生。她在美 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念书,人显然很聪明。是官方派的学生,算“体制内”的。关于民主的问题,她说她认为中国的客观条件不成熟, 现在实行民主会乱套,要等几年,或几十年,才能实行民主。
我问她:要是中南海明天宣布要立刻实行民主,你会不会站出来说“不对,条件是不成熟的, 政府这种提法是错误的”?
我的用意是想测验她的“民主条件不成熟”论的根据是什么。是她自己的研究成果吗? 还是配合官方的说法而已?知识分子应有的“独立思考”到底有多少?
她听我的问题一愣,显得有点难为情。我觉得她明白了我的问题的用意。她说“这个 问题不好答,我过几天再答复你,好不好?”过几天我又问了,她说 “其实,你的问题很简单。民主当然是好的,中国早晚要实行民主。”
她没有回答我 的问题,我只好问自己: 这个学生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独立思考”? 我觉得她了解。但她追求的不是独立思考,是自己的利益,说她那一套表层的话是为了爬梯子。我理解她,但比起往年的有理想的中国青年,只好说是代表了一种令 人遗憾的退步。

南都周刊:就目前而言,你是否觉得这种延续了20年的趋势有逐渐变化的苗头?您的老朋友,哥伦比 亚大学东亚系的Andy先生曾经在2002年时写过一篇《威权体制的韧性》,为这个体制延续到现在提供了一个理论探讨的分析框架,您如何看待他在这篇文章 里提出的看法?

林培瑞:Andy兄的分析没错,比起毛时代和80年代,原来的意识形态机构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 团,而利益集团的内在运转更“制度化”,现在的老大哥也不太可能像今天的北韩那样搞“一个人说了算”的大独裁,更多的成为官僚阶层的傀儡,或者叫一个大利 益集团的特使。
但这个模式的‘稳定性’到底多大?我在这个问题上的信心没有Andy那么强。我觉得不一定很稳定,我猜想利益集团自己也不认为是那 么稳定的,否则何须把他们累积的财富拼命往外运输?我们南加州就有许多阔房子,里头住着年轻的“二奶”。

南都周 刊:作为一个语言学专家,您多次提到官方语言和非官方语言的区别,以及社会各阶层的人是怎样调整自己去适应官方正统的要求。您还专门论述了中国正式的官方 语言和日常用语之间的区别,以及官方语言对民众语言的压迫与侵犯。您甚至觉得五言、七言等中文里的节奏还有一种特殊的作用,让叙述者的口气变得更权威、更 崇高。想请教您的是,现在中国大陆网民贡献了无数才华横溢的网络语言,比如草泥马、河蟹、马勒隔壁等,有评论认为这种网络语言的出现,某种程度上是民众语 言对官方语言的反抗,对正统的意识形态也起到了解构作用。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了这些现象,如何评价?是否会将这些新型网络语言也放进您的中文教学课堂?

林 培瑞:网络语言是中国语言的一部分。等我的学生有一定的中文底子以后,我愿意介绍网络语言给他们认识。一般地来说,美国学生很喜欢学这 种语言。近年来,中国政府在全球创办“孔子学院”,想通过语言教学来影响各国年轻人的思想,尤其对中国政治的思想。 我猜想这个事业不会那么顺利地达到它所希望的效果,因为西方学生很喜欢唱反调。掌握了基本中文以后,他们会很喜欢“草泥马”,“河蟹” 这种语言,同时会觉得官方的那种‘采取措施进行整顿’之类的官腔很没意思。

(三)、文学和政治

南 都周刊:《零八宪章》事件中刘晓波被捕后,您在纽约书评上曾经撰文提到过崔卫平对作家们的电话拷问。这些拷问的对象似乎以80年代的文化人为主,我注意到 莫言、张颐武等的回答都很有意思。您同样在《吊灯里的巨蟒》这篇文章里提到过体制制造的恐怖导致个体的自我审查问题。我想问的是,以您的观察,这种自我审 查在多大程度上妨碍了作家们的创作自由?这种自我审查,从80年代到90年代至今三十年间,有无一个变化的曲线?

林培瑞:至 少莫言的回答很显然是一种自我审查。我很佩服哈维尔的一个提法:“Living in Truth”(活于真理之中),大概意思就是“我要说真话,有没有代价是次要的,说真话本身给了我一种最可贵的自由”我并不想刻意批评中国作家,我知道在 这种体制里Living in Truth很难做到。但胡发云的《如焉.com》就相当接近哈维尔说的这个意思了,刘宾雁的许多作品也接近,康正果的《我的反动自述》文字风格也接近。
关 于自我审查的影响的程度,只能说或大或小,每个个体承受的程度不一样,甚至包括海外的汉学家。实际上我那篇《吊灯里的巨蟒》,主要就是针对包括我在内的汉 学家们的自我审查而言的。
在中国,我觉得80年代的自我审查界线比较模糊,现在更清楚。 比如83年官方提出“清除精神污染”,老百姓就得开始摸索:到底什么叫“污染”?我唱香港歌曲算吗?留长头发算玛?多长才算?等等。与政治有关的问题当然 更麻烦。结果见绳怕蛇,自我审查的范围弄得很广,有时候甚至不必要的广。可是现在界线清楚的多。比如六四、达赖喇嘛,新疆问题,台独问题,法轮功,高层领 导腐败问题,大跃进大饥荒与毛时代其它的灾难等等禁区都十分清楚。只要绕开这些题目,紧张的气氛就不像过去那么大。一般的老百姓只要不碰这些,怎么吃饭喝 酒唱歌跳舞都行。

南都周刊: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种看法。比如金介甫认为,“西方吹捧中国新时期文学者,注重的 是其政治和社会方面的优点而不是艺术的优点,这无意中低估了它的价值。整个80年代,中国文学呈现越来越丰富、创作活力越来越强的趋势,但林培瑞、杜迈 克、萧凤霞以及他们的同行们着重的是回顾。从未有一种文学能像新时期文学那样,带头总结一个时代的政治论争,在西方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评价体系里,林培瑞强 调的政治与艺术的平衡问题从未得到解决。”您怎么看待这些话?我理解,这是不是意味着过分看重文学作品的政治色彩,又会导致对其艺术性理解的偏差?

林 培瑞:金介甫是我的老同学兼老朋友,但我理解政治和艺术不是对立的,在伟大的作品里我觉得这两者是没有矛盾的。 鲁迅的小说是很清楚的例子。鲁讯关心“政治”吗?包括国家和国民性?绝对关心! 同时,鲁讯的作品有没有艺术成分?绝对有,而且是极高的程度。请问,“矛盾”在哪儿?不但没有矛盾,两个因素(政治和艺术)互相支持。俄罗斯的大作家,托 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帕斯尼普、索尔仁尼琴也都是好例子。关键是所谓“政治” 的来源是什么?只要来源是作家自己的良心,那多少“政治”都没有问题。中国毛时代的“政治”之所以闯艺术祸是因为政治的来源不是作家的良心,而是“伟大领 袖”的命令。
我喜欢高晓声的小说,比如《鱼钓》、《钱包》等短篇,看上去写的是普通人的故事,但潜在的意义是一些人性问题与社会问题,包括一些让读者想到“文革”时代 的离奇的事情。要是这种问题属于“政治”的话,那我就得说我赞成小说里头有政治。我也觉得高晓声的“政治”内容不是偶然的。他1980说过一段话,大意 是:文革的责任不能限于四个人,哪怕加了林彪,康生,等等也不能说明问题。问题恐怕是中国整体的问题,很多人参加了,包括我。刘宾雁也说过类似的话,说从 一个角度他很感谢被打成右派,否则他不敢保证在之后的文革中,他不会跟着主流一起去残害其它弱势群体。很少有人能反思到像他们这样的高度。
所以我 觉得关于政治性是否会妨碍艺术性的这种争论,没有意义。这是一个伪命题,有时候有人试图利用这个问题引导作家在创作时去回避掉自己的政治良心。

南 都周刊:80年代你所喜欢的这些作家,相当一部分后来都流亡到了海外。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了他们流亡期间的创作状况?在您看来,流亡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主要 体现在哪些方面?

林培瑞:流亡有两种,一种是自愿的,比如海明威,他自愿离开美国住在欧洲和古巴。一种是不自愿的,比 如80年代这批中国作家。至于流亡对文学创作的影响,我觉得有利有弊。利是能保持独立性,比如哈维尔所说的“Living in Truth”,在流亡的情况下比较容易达到;弊端是隔膜掉了自己的土壤和大部分读者。对中年以上的流亡中国作家来说,这问题特别大。苏晓康,郑义,和已经 去世的刘宾雁都有过这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诗人北岛和多多也经验过。郑义和苏晓康继续写散文和评论,读者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多,但文章的质量还是很高的。
中国的流亡作家和政治思想家有个特点,基本上都不花时间去学英文。郑义、苏晓康,胡平,严家其,郭罗基,陈奎德、已过世的刘宾雁,王若望,等等都是例子 (有的靠太太帮他们应付英文世界)。我提这一点不是批评他们,反而可以说是羡慕他们的精神。我觉得他们不学英语和寻根意识有关系,他们的根都在汉语世界 里。他们想的、爱的,都是中国。这是很反讽的一个现象,这些非常爱国的人,最后都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或者说,他们就是因为太爱这个国家,所以不得不离 开。与那些腐败官员,在国内捞一大把再把钱送到美国来买房子,真是形成了一个极端的对比。谁更爱中国?
流亡的另外一个困难是生活压力,具体情况都 很不一样,但据我所知,相当一部分人的生活很拮据,这样就肯定会影响到创作所需要的时间和经济环境。
当然,英文好的例子也有,比如哈金,但哈金是出国前开始学的英文。90年代我第一次认识他,他的英文口语不算流利,发音也带“外国腔”。但每句话说得很准 确,文法没任何问题。他现在的英文写作水平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的美国人,甚至比许多美国作家都写得漂亮。这是鬼才,一般人办不到。

南 都周刊:金介甫认为西方读者对中国长篇小说的期待,受到了后毛泽东时代中国出现的很多畅销回忆录及亲身经历的恐怖故事的影响,比如前不久在华盛顿去世的郑 念女士写的《生死在上海》(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郑念从一开始就提高了暴力的赌注,自从她的这本书出版后,很多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前右派人士,就请人将他们家族的悲剧翻译 成英文,寻找出版商,有时候英译本比中文原著出版得还要早。”您觉得金的这个观察和判断是否成立?

林培瑞:介甫兄说得 不错,但我不愿意责怪这种操作方式。这些人,包括郑念在内,之所以寻求海外出版管道,主要是因为国内没有正常的管道。有人批评他们“告洋状”,我觉得极为 不公正。禁止告土状,难道只好憋着吗?哪儿都不吭声?也有人批评这些作家“卖国发财,”也是荒唐的。这些书的版税一般少得可怜。唯独郑念的书也许稍微多一 点,但郑的家里本来很有钱,不需要这点小稿费。说她是为了钱写她的关于毛泽东怎么虐待一代人的真实故事,不但是诬告,是愚蠢之极的分析。
我理解介 甫说的另一层意思更值得重视,那就是包括《生死在上海》在内,这些已经出版的作品,大多是自传性质,没有一本像《日瓦格医生》那种堪称伟大的作品。80年 代昙花一现的伤痕文学,是个好的开端但远远不够深,和中国人在毛泽东时代所经历的巨大苦难不相称。

南都周刊:是 哪些因素在妨碍着这种和时代相匹配的伟大作品出现?

林培瑞:首先可能还是时间的原因。古今中外的人类大灾难常常需要隔 几十年才能得到成熟的文学反映。毛时代现在已经过了30多年了,按说时间也够了。世界级的作品还没出现,大概是因为创作环境不允许。比如和西德相比就不一 样,他们的作家在二战一结束,就马上可以投入到沉痛反思的写作中;即使和前苏联相比,斯大林死后,苏联社会开始了对斯大林时代的回顾与批评,《日瓦格医 生》就是在这种环境和氛围下出来的。现在我看中国大陆作家对毛时代弊端的反思与抨击,好像还需要绕着弯子说。这个气氛就很难了。无论如何,中国当代文学还 在等待着真正伟大的作品出现。

注,此访谈之前两部分略有删节后刊于2010年5月18日《南都周刊》
石扉客,于新泽西州

关于5.17恶劣诽谤事件

中国内地某电视台一档性焦的节目,口无遮拦,于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对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进行恶意诽谤。

诽谤一:“月光论坛”是一个军事爱好者经常光顾的网络社区

小龙说:月光论坛(域名www.moon-bbs.com)是我在2006年用Discuz建立的一个关于Google Earth地标论坛,一些网友会在上面注册发帖,流量一直都很小,只有一个兼职版主管理,我有时候也去进行管理,该论坛最近两个月的总访问量为2607 人,平均每天28人访问,Alexa流量基本为0,因为可以说,这个论坛并不是什么大型“军事爱好者”的论坛,因为其根本没有流量。

诽谤二:小龙是一个只有27岁的年轻人,目前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程序员。

小龙说:在CCAV的解说中,我从一个70后变成了80后

诽谤三:小龙是一个地图爱好者兼军事爱好者。

小龙说:我个人并不是军事爱好者,我没有看过一本军事杂志,没有去过一个军事基地,对于军事知识的了解非常有限。

如此卑劣的行径,就没相关部门管一管吗?我平时觉得我们的相关部门对于诽谤之类的一向很严厉的,这次诽谤事件的影响力应当超越了以往任何一件诽谤案件了吧。强烈呼吁将该电视台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