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科技大学,具备成为合格大学的可能性

我来这个世界的时机,刚好赶上中国没有真正的大学的时代。

小学的时候听到“大学生”这个词,内心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敬意。现在回想起来,实在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形成的。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我身处甘肃南部的大山沟,周围人们对“大学生”的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我,并不是因为我当时知道中国所谓“大学”的真实情况。

初三毕业后,我已经受不了中国的这种愚蠢的教育了,于是跟家人提出要退学。当然自己也是有把握的,因为我那时已经发现我自学英语与计算机,要比在学校上课效果好得多。并且也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但是父母的观念是很难转变的,我妈妈一听到我这个想法就哭,我爸爸说我在胡说,甚至说我是不是入了邪教了。可想而知,这个变态的社会给人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无法说服父母,于是我转念用了缓兵之计,姑且答应继续上学。而我心里已经在设计自己之后的学校生活了,那就是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真正的“学校”。我把高中当大学来上。起初是我跟英语老师商量,我不用上课,一到英语课的时候我就到操场上去自学,但保证考试成绩。事实上我的英语成绩经常是前三名,偶尔有人考试可以超过我,但我说英语的能力明显是高于周围人一大截的。非常重要的是当时和几个同学成立了“海豚俱乐部”,每周一起讨论各种问题,共同学习,共同提高。俱乐部发展高峰的时候还把校长都请来参加。在学校老师当中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之后,班主任对我们非常放心了。于是我去各个班收集课表,逐渐开始不按学校的课表、年级上课,完全按照兴趣。有可能这节课是在本班上语文,下节课可能在5班上英语,接着可能到更高年级去听化学。到了高三几乎没有课上了,所有人都在准备高考。我觉得很无聊,于是去了学校如果没有别的事做可以从一进教室就睡觉,直到放学再醒来。其它时候会编点程序,练习英语什么的,或者就是嘲笑同学们傻呼呼地天天做题。

高考的时候也最划算,考数学、理科综合时都睡着了,结果分数离当年的重点线只差两分。和我高中三年同一战线的李东升比我高一分。我们俩可能这辈子还会反复地去嘲笑那些做题做到快崩溃了,但成绩还没有我们高的同学。当然了,我们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都是这个教育体制的牺牲品而已。

这下到该说大学了。因为我之前就明白,中国是没有大学的。所以我的想法很简单,通过上大学跳出大山沟。拿出地图,在北京、上海周围各画一个圈,然后选出圈内的学校,从往年录取分数由高到低全都填到志愿里。到现在,很多人谈论某某大学怎么样的时候,我都没话可说,因为我都不屑去谈论它们。就这样来到了北京,大一开始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培训机构做兼职英语老师,学生是我们学校大三的。那个校长对我说不要跟学生说我是大一的,就说我是北外的老师,兼职在这里代课。就这样一步步,到了大二终于实现了退学的梦想。

为了能说服家人,我把他们的所有顾虑一一解决:

1. 没有文凭,找工作怎么办?——我当时已经在较为知名的培训机构做讲师了,并且带我爸爸参观了当时的工作环境,他没话可说;

2. 不上学,以后不学习了吗?——我拿从高中到大学的自学经历,以及其带来的效果,提出了“退学”就是“退出来学”的理论;

3. 以后在亲戚朋友面前不知道怎么说?——把我的情况和他们的孩子对比一下,他们自然没话说了。(到目前为止也确实没话可说,工作收入都还行,也创过业,出过一本破书,做过北京奥运志愿者外语培训教学总监、教材主编……)

直到最近,听说了南方科技大学的事情,真让我感觉激动了一下。听朱清时校长讲他的构想时,我真心地祝福他:祝你成功!

如果不太了解南方科技大学的事,下面引用一段采访:

11月11日,朱清时在深圳市民中心临时设置的南方科大校长办公室接受了CBN记者的专访。

行政人员应该为教学、科研服务

CBN:为什么说“去官僚化、去行政化”是高校改革的关键?

朱清时:说“去官僚化、去行政化”可能不是太准确,去“官僚化”是最主要的,“去行政化”是指要使行政人员在大学中的作用要转变,行政人员不再主导大学的发展,而是为教授的教学、科研服务。

高校改革为什么难?就难在“官僚化”上,因为这使得学校的职工开展工作会不自觉地去服务上级意愿,以迎合上级的意图为出发点,而不是去追求学术的卓越,高校追求学术精进的氛围难以形成。

此外,官僚化的一个表现是人事是按级别来调动的,一个局级干部平白无故不可能往处级的职位上调动,这是在高校中实现教授“能上能下”的一个障碍。

高校也好,学术机构也好,只有秉承追求学术卓越的理念才能办得成功。一个成功的大学,应该是全力追求把教学、科研做到最好的大学,而不是把大量的精力花在经营各种关系上,也不应该受到太多的行政束缚。

过去几十年,高校教育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就是许多教授花了大量心思在行政级别的提升而不是追求学术精进上,比如大学里一个处长的选拔,竟能引来十几个教授的竞争。

其实大学就好比京剧团,应该是谁的唱功最好、表演最到位、最能获得观众认可,谁就受到最大的尊敬,如果大家都不去竞争谁的戏唱得好,那么京剧团的实力肯定上不去。大学也是这样,学术水平不精进的大学是没有竞争力的。

CBN:那么你对南方科大实现“去官僚化、去行政化”有什么样的预期?

朱清时:我们的预期是,将来在南方科大仍然会有行政人员,但是没有行政级别。比如通常大学都会有教务处,但在南方科大可能会是教学办公室来承担同等职能,这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和教授之间是没有上下级关系的。

尽管行政人员没有行政级别,但是他们的收入水平、工作条件都是有保障的,我们要保证行政人员的位置也就是管理岗位,同样具有吸引力。

行政人员除了没有行政级别之外,他们的工作内容也会发生变化。

举个例子,大学里要开一些教学、科研内容的会议,行政人员只能旁听,教授才是主角,教授最有发言权,而当教授们对规章制度不明白时,才去请教行政人员——要充分体现行政人员对教授和教学、科研的服务作用。

国际上对一所大学的认可,只看这所大学的教学和科研水平,而不是级别有多高。因此,大学的竞争,应该是放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学术水平竞争,不是比官有多大。行政人员,则像国际大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一样,如果能对大学的学术进步做好服务,同样能够获得尊重。

CBN:你曾经表示是因为深圳具备了教学改革的理想和实现的条件才来到南方科大,那么深圳和南方科大拥有哪些优势进行高校改革?

朱清时:我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综合来看,深圳和南方科大的确是高校改革的一块良好的试验田。

在过去30多年里,深圳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实现了经济的腾飞,这为高校改革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基础。而在经济腾飞的同时,深圳也充分认识到需要创办一所高水平创新型高校,可以说深圳自身就有进行高校改革的强烈愿望。

深圳是经济特区,积累了丰富的改革创新经验,同时在立法权上也拥有更大的空间,这也为依法治校创造了条件。

从地理环境上看,深圳毗邻香港,随着深港一体化的推进,许多高端人才从国外或者香港回到内地定居之后都面临着生活差异大和子女入学的问题,南方科大发展创新型大学是有基础的。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南方科大当前还是一张白纸,可以满怀教育理想去书写、去打造,发挥的空间巨大,面临的阻力却相对较小。我来到深圳之后,多次和深圳市政府方面进行沟通,深圳对建好南方科大也是不遗余力的。

寻求办学经费来源多元化

CBN: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高校的经费通常离不开政府的支持,这本身就可能滋生“行政化”,南方科大的办学经费来源能否实现多元化?

朱清时:我曾经多次与深圳市政府方面进行沟通,乐观估计,南方科大的发展会得到深圳在财政方面的大力支持。对于南方科大发展初期而言,政府财政的支持仍然是最主要的。

最基本的教学经费,我们要求南方科大像深圳大学一样得到政府财政的支持。

南方科大是一所研究型的大学,未来将引进30名左右世界顶尖教授,每个教授有专门的研究所和实验室。我们希望把这些实验室建成深圳的重点实验室,同时希望按国家科技部对重点实验室的支持标准,获得每年的基本研究经费。

在国外的名校中,接受社会捐赠也是大学经费的重要来源,南方科大将来也会接受社会捐赠。我在国庆期间去拜访了南怀谨先生,向他介绍了南方科大的发展规划之后,他非常高兴,表示愿意对南方科大进行捐赠。另外,上周深圳一位房地产企业家与我会面时也表示愿意每年捐赠50万元作为奖学金。

以深圳的经济实力和南方科大的发展定位,接受社会捐赠在将来的办学经费来源中的比例应该会不断增加。

明年试行自主招生

CBN:南方科大最初的定位是学习香港科大,深港相邻,将来两所大学之间的合作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你觉得南方科大应该向香港科大学习什么?后发优势在哪里?

朱清时:香港科大从无到有,5年建成世界一流高校,在招聘人才、课程设置和教学上很值得南方科大借鉴。中科大1958年创办,申报、基建、招生、研究同步进行,南方科大和中科大当年的创建过程一样也是同步进行多项工作。

衡量一个大学好不好的标准之一就是在校学生的素质如何以及毕业之后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大不大,而南方科大的优势之一在于生源非常好。

南方科大高校改革的理念对优秀的中学生很有号召力。我初步了解,北京几所重点高中不少学生都有到这里读大学的意向。我们明年将从一些高中的高二学生里试招50人。为什么选择高二的学生?因为高二通常就把高中的课程念完了,高三主要是复习备考,我们就是要把有潜力的高二学生解放出来,由南方科大自主组织考试,让他们提前毕业。

除了好学生,还要名师。南方科大准备面向全球招聘30个世界一流的教授,我们将充分保障他们的收入水平,教学条件、科研条件同样是一流的。初步的想法是给这些教授分别配置研究所和实验室,由他们独自带领团队开展教学和科研活动。

高素质的生源对名师是有吸引力的,名师带高徒,他的事业才会有大发展。南方科大会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CBN:南方科大自主组织考试,这是否意味着将实行自主招生?

朱清时:自主招生对高校改革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这说明高校在教学、科研的开展上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

教育部对大学文凭是统一发放的,因此让高二学生提前毕业也会有困难。对于高二毕业后到南方科大读大学的学生,毕业后我们将颁发南方科大的大学文凭,而且我相信,他们受到的教育是非常好的,大学毕业之后是会很受市场认可的。

高二就高中毕业,到南方科大就读大学之后颁发南方科大的大学文凭,这就打破了学历统一发放,打破了行政权力一统化。国外许多名校都是自己颁发文凭的,哈佛颁发什么文凭给学生,美国教育部才不管,关键是市场认可这些高校颁发的文凭。

由于明年是试点招生50人,因此主要是在全国的一些重点高中开展,并且优先考虑来自农村的优秀高中生,我们将给他们颁发全额奖学金。

2 Replies to “南方科技大学,具备成为合格大学的可能性”

  1. 在CCTV-2对话栏目中看到对朱校长的电话采访了,中国确认需要这样的革新人物来为过时的教育体制变革。支持朱校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